有的时候我们很多人也问我说:如何和大玩家竞争-自考新闻学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广告资讯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技术玩家-有的时候我们很多人也问我说:如何和大玩家竞争

章子怡李安相聚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創投的四大陷阱。

比如說當時易貝收費那淘寶不收費,易貝不允許買賣雙方交流的,我們要不僅允許還鼓勵我要旺旺,易貝是不允許交流的,因為他是拍賣制。陳列易貝是怎麼樣?最快到下架的商品掛在最上面,因為是拍賣嘛,這個到期了。

以下為衛哲關於「創投四大陷阱」的精彩分享,經投資家網整理。

大玩家一怕細分,在中國,其實你做一個百萬級用戶的東西,甚至做到千萬級用戶的,它的極限大約在千萬級用戶左右的,其實是個很好的生意。

所以總結一下,很多人說你能講講創業的坑和投資的坑。我說差不多的,因為為什麼投資人會掉進坑裡面去?是因為企業家先掉進去再把我們拽進去,如果你們都不踩坑,我們投資怎麼投到坑裡去?

無論是做投資還是創業,你們要識別偽技術,或者你們所謂的創業夥伴給你帶來了一個技術。

來我們這介紹項目的企業家,都想告訴我們,我過去一年也好,過去兩年也好,我公司做的多大,我增長速度多快,我們不問很少有人主動說,我過去的增長和漲多快,我的效率指標有沒有提高?

所以過去一年半時間,我們只投資了一家純互聯網的公司,因為只有這一家我們判斷,大玩家BAT不會殺進來。我們投了中國最大的同性戀網站,細分肯定是對的。

公司只要有人,就有人效,你只要用面積,就有平效,你只要有庫存,就有庫存周轉率,你只要是賣東西,就有毛利率,你有尾貨賣掉賣不掉,要看一個叫售罄率,你無論線上線下獲得用戶,就有一個轉換率,轉換率後面就有復購率,帶率字的,都是效率。

第三個是,低效率。投資者也是一樣,和技術擁抱,結合互聯網,本質上是應該把你這個行業或者企業效率提高了,結果今天為什麼沾了互聯網的技術燒錢反而變得越厲害了呢?是因為效率反而降低了。

安可是同樣的思路,充電寶在全球賣到世界第一名,但人家不安心於這個牌子。現在開始進入叫挑戰有一些牌子。耳機有牌子吧?音響有牌子的吧?人家現在又做到全球第一。

大玩家現在要碰的是過億的用戶量,單車用戶過億他一定要碰,打車過億要碰,大玩家希望的是他做的是要過億級用戶。我說你做了百萬級,千萬級已經是個非常不錯的公司,同性戀網站做到極致也就幾千萬,這樣大玩家可能會饒了你,中國幾千萬的消費人群是能夠支撐一家國內外的上市公司的。那是幾百萬用戶,也是個不錯的公司。

AlphaGo zero用了三個月在打敗了AlphaGo。AlphaGo Master又用了一個月打敗了AlphaGo zero,帶有人工智能的這種進步和學習速度,是以前機器學習所不具備的,這才是真技術。

沒聽說過70%的,你有30%的資產是閑置的,70%你無論如何都完蛋。如果你70%的出租率你還能賺錢,那進來效率高的,你怎麼競爭?

今天很多人是覺得今天是個創業好時代,是個融錢容易的好時代,今天實際上是一個做內容的好時代,今天是做平台的最壞的時代。今天為什麼我說你沒有千億,不要跟我談平台?平台原來已經是九死一生,現在是99死一生。因為大玩家將你做平台的機會變小。

大牌忽略掉的東西其實已經很成功的。拖線板,現在有很多人就要拖線板,等於公牛。10年前呢,拖線板哪有牌子,買了就走唄。但今天告訴你有牌子了。

淘寶當時提出一個倒立文化,領先的人,不僅領先還足夠強大,有人說叫顛覆顛覆,怎麼顛覆?你把他做的事兒寫下來,你徹底180度反着來。

這次人類教會計算機學圍棋,但是圍棋首先比國際象棋要複雜很多,從打敗初段作為學會,到幹掉世界冠軍,用了一年時間,阿爾法狗打敗了世界冠軍。

以前你去外麵店裏面做個指甲,做個按摩,一兩百塊,我到你家只要幾十塊,那你當然希望到你家。但他能夠到家幾十塊的原因,不是因為到家以後行業效率,他個人效率高了,他以前的店裡一天可以做8個,上門只能做4個人,剩下時間全在路上,按理說做8個,收費應該比做4個低吧,一個人每天的產出不一樣嗎?是因為背後有資本的補貼在,資本的補貼一撤,這個需求就沒了。

投資人也一樣,有一個媒體採訪我,採訪結束的標題是衛哲說90%的人工智能是偽人工智能,我特地發了個微信,我說你說錯了,我的原話是99%,絕對說錯了。全世界人工智能的人才,真的是數的過來的,數以百計吧,怎麼就冒出數以萬計的所謂的人工智能?

最新發佈的反而在後面。淘寶是最新發佈的在前面,易貝限制你發佈產品數量,我們放開,鼓勵你發佈產品數量,所以你列出十幾個你的領先的,我們叫feature特質。你徹底把它反過來做,因為你順着做一點機會都沒有。

第一個是,偽技術。擁抱技術沒有錯,但今天很多人給自己的項目貼上太多所謂的技術的標籤。最熱門的人工智能、區塊鏈之類的。創業者也很忌諱說,現在流行什麼,我去做什麼,或者我把這項目包裝成什麼。

衛哲認為,創投行業目前存在四大陷阱——第一個是偽技術,「擁抱技術沒錯,但今天很多人給自己的項目貼上太多所謂的技術的標籤。」第二個是偽需求,「以前很多上門到家服務,肚量也挺大,但不是消費者真實需求,是被補貼出來的需求。」第三個是低效率,「沒有效率的增長,不是慢性自殺是加速自殺。」第四個是大玩家,「衝進來了,如何和大玩家競爭?」

人工智能還是一種跟機器學習一樣的算法,如何識別?我們作為投資人如何識別?你說大家千萬不要往這個角度去包裝,去年夏天和斯坦福的李飛飛教授,我們中國人裏面可以說是人工智能首屈一指的專家,交流的時候總結出一種方法。

效率是商業本質,效率也是投資本質,過去這幾年講的最多的是效率,沒有效率的增長,不是慢性自殺,是加速自殺。

今天誰再敢說鴨脖子,三個鴨脖子頂在你前面,市值400多億。就像以前你是做母嬰的,我們給他建議說,唉,小孩擦屁股紙哪個最好了?沒有的呀。那一天用幾張啊?

你做那個行業做的好好的,叫真技術真需求,效率做得也不錯,他衝進來了。所以有的時候我們很多人也問我說如何和大玩家競爭?挺難的,不是說完全不可能,但真的挺難的。

我今天是鼓勵更多的人覺得成功概率高的是做產品,就是做內容。利潤不低的,公牛也是十幾億利潤的公司,而且每年還40%,50%地成長,這麼大的體量還能成長,一旦讓他從沒品牌做成個品牌,別人進不來了,形成一個品牌壁壘了。

第二個是,偽需求。很多需求是我們在搭建業務模型,想象出來了,不是真實需求,它比較集中體現在過去兩年的這個O2O。今天很多所謂的新零售,又在開始替消費者想象新需求,以前很多上門到家服務,肚量也挺大,但他不是消費者真實需求,他是被補貼出來的需求。

做傢具的都說我這是帶有人工智能的怎麼樣怎麼樣傢具,大部分的我們以前看到的,帶有機器學習的項目,今天披着人工智能的馬甲都來了。

看到一輛單車報廢掉本還沒回來呢,把效率做低了。大量的白領公寓,無論是集中式、分佈式,都來跟我們談,他們多麼的共享他們多麼的互聯網。我就問一個問題,你入住率多少?

第四個是,大玩家。中國有討厭的「BAT」,BAT是三座大山。就像三大地主,你只要一碰互聯網,用戶都在這三個手裡,你很難從他們手上圈用戶圈地了。以前他是地主,他現在快變成「大惡霸」。

生意就三類,一類叫平台生意,哦喲,那不得了,就是你有用戶特別牛,我說平台生意大玩家太厲害了,B2B的也是一種渠道,渠道是夾在兩頭的,渠道一頭你往平台走,就是如果你有能力抓更多的用戶的話是有機會成為平台的、另一類呢,因為我見了渠道,我反向做產品容易啊,我就能夠迅速把我自己的產品做起來。

我想說今天有能力做產品的,不要做渠道,不要做平台,就有能力做產品的人哦。什麼是產品呢?我們叫IP內容,B2B本質還是個渠道,渠道生意。

第一是細分,細分的標誌就是你用戶數量級。第二是你做的重一點。大玩家每家公司在三四萬人不等,加一個幾百人能幹的事,他干不幹?他一定干,我增加1%,2%的人,進入一個細分,他也干。所以你乾的事兒最好要過千人,重一點,做一點他不願意做的事。那他可能會用投資的方法進入,他不會自己干。

就我們那些都是外行設計來這個產品,但他又是外行,他重構整個產品,重構整個成本,重構整個供應鏈,重構整個營銷體系,迅速崛起。

「BAT是三座大山。就像三大地主,你只要一碰互聯網,用戶都在這三個手裡,你很難從他們手上圈用戶圈地了。以前他是地主,他現在快變成『大惡霸』。」阿里前CEO、嘉御基金創始人衛哲9月24日晚間在微信群分享了當下他對創投行業的理解。

如何識別類似這樣的偽人工智能?核心就是機器學習的速度和進步的速度,人類讓計算機學會下國際象棋,這台計算機打敗世界冠軍,用了將近20年。

產品是最容易掙到錢,產品是不需要大資本來做的。你的渠道和平台要大資本來做,如果你們很難融到大錢,那我覺得做品牌是很值錢的。

共享經濟的本質就是租賃經濟,租賃經濟的本質就是資產收益的情況。在你資產被完全報廢了之前,不僅把這個資產收回來,還能收回來幾次嗎?

你賺了不該賺的錢,70%,剩下的就不賺錢,所以我說你賺錢不賺錢,在這麼低的資產的使用率違背了商業原則。低效率是巨大的坑,沒有效率的增長,不是慢性自殺是加速自殺。

共享單車有沒有技術?技術有,而且是真的,儘管技術門檻不高。GPS也好解鎖也好,移動支付也好。需求有沒有?有,而且也是真的,誰說單車需求不是真的,一塊錢第1天就收錢了,我估計兩塊錢還有人騎,這麼多人騎當然是真的,問題出在哪?低效率。

我們事後要檢討,人家易貝也不是都做錯了。你把他10件事都反過來,好像八件是反對了,還有兩件等我們打敗它再改回來,你只有打敗他以後再學習他。所以只能是顛覆式的,但是儘可能也要避免大玩家進來,而不是進來以後再去競爭。

今日关键词:2020版熊猫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