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环境中微塑料污染及其生态效应研究进展》显示-成都最新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广告资讯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垃圾生态-《海岸环境中微塑料污染及其生态效应研究进展》显示

贾青恋情曝光

從陸源看,污水大量排放以及垃圾堆放等是微塑料的主要來源之一。一些洗滌劑、生活護膚以及工業原料等工業品中含有大量的微塑料成分, 其粒徑小、密度低,不易從污水中分離或去除,會隨污水一起排到環境中。研究表明,在日常清洗衣物過程中,每次清洗可產生1900多個微塑料進入廢水中, 單位體積廢水中的微塑料量級可達100 個/升以上。

據研究,進入不同環境的微塑料可通過物理、化學和載體作用對生態系統和人體健康產生影響。微塑料的物理和化學作用指進入有機體的微塑料,通過對生物體產生機械損傷、堵塞等物理作用,以及釋放增塑劑等有毒化學物,直接影響生物的生長和繁殖的過程;載體作用是指釋放到環境中的微塑料,通過富集環境中的有害化學物質和生物群落,對生態系統產生負面影響的現象。

從源頭減少塑料使用才是解決之道

小小塑料顆粒無所不在微塑料是指直徑小於5毫米的塑料碎片或顆粒,有片狀、線狀或塊狀等很多形態。由於化學性質穩定, 可以在環境中存在數百年至幾千年, 微塑料成為了一類新型環境污染物。

對環境和健康影響不容小覷中國科學院海岸帶環境過程與生態修復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共同發表的論文《海岸環境中微塑料污染及其生態效應研究進展》顯示,海岸環境中的塑料微粒來源非常複雜,既有河流、排污、垃圾堆放等陸源輸入,也有來自海洋漂浮垃圾隨洋流和潮汐的輸入。微塑料可以隨着河流一路進入海洋,對沿途的水生態系統造成影響。

海洋是微塑料污染的「重災區」。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副主任王菊英說,就目前的報道和研究來看,不管是在表層海水,還是海底沉積物中,近岸、大洋和極地中都發現有微塑料的存在。

最近,微塑料再次引發關注。美國領導的一個科學家小組在北極鑽取的冰芯中發現了微小的塑料碎片;在北極地區的積雪裡,也檢出了相當數量的塑料微粒……日益嚴重的微塑料污染已到達地球最偏遠的地區,給人們敲響了警鐘。

在環境中,微塑料為何會如此普遍?主要原因是塑料耐用、低成本、可塑性高,被廣泛使用在工業及日常用品中;塑料無法生物降解,只會碎裂成更小的塑料碎片,我們平時使用的塑料袋、礦泉水瓶、瓶蓋及泡沫塑料飯盒、杯子等都是微塑料的主要來源。

《海岸環境中微塑料污染及其生態效應研究進展》顯示,收集17個國家和地區海岸水體中100多個塑料微粒發現,其表面除了吸附有機污染物外,還會吸附金屬元素、納米顆粒等。研究還發現,聚乙烯型微塑料對多環芳烴的吸附要高於聚丙烯型。

儘管目前還沒有具體案例明確指出微塑料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和風險,但是世界衛生組織近日發佈《飲用水中的微塑料》分析報告,呼籲對大自然中的微塑料及其對人類健康的潛在影響展開更多深入研究。

不過,做人體健康影響研究,必須要找到一個對照組。擺脫塑料污染運動(BFFP)全球協調人旺·赫爾南德斯說:「大家都非常關心微塑料對健康的影響,實際上做這樣的研究是非常困難的,因為現實中想要找到一個人沒有塑料暴露,或體內不含塑料是非常困難的,我們確實生活在塑料的時代。」

我國從2016年開始對海洋微塑料進行監測,《2018年中國海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渤海、黃海和南海監測區域表層,水體中微塑料平均密度為0.42個/立方米,最高為1.09個/立方米。

微塑料充斥的不僅是海洋。發表在《自然·地球科學》雜誌上的研究成果顯示,微塑料可以通過大氣,到達遠離初始排放源的區域,甚至一些原始地帶。科學家戴昂尼·艾倫及同事對法國比利牛斯山脈一處偏遠山地集水區進行了為期5個月的考察。在他們採集的大氣樣本中,發現了大量微塑料,測量所得的微塑料日沉積率為365個/平方米。大氣模擬表明,這些塑料微粒是通過大氣從至少100公裡外輸送而來的。

易蘭說,根據微塑料來源,可分為原生和次生微塑料。原生微塑料是指那些製造出來時,體積就很小的塑料片/粒,如牙膏、磨砂洗面奶等日用品中的柔珠。初步計算,一支普通深層凈化潔面乳有多達36萬個塑料微粒,市面上常見的一瓶磨砂啫喱中含有高達10.6%的塑料微粒;次生微塑料是指那些暴露在地上或海中的塑料垃圾,在光照、風力和洋流的共同作用下分解而成的塑料碎片。

2016年,聯合國環境大會就把微塑料與全球氣候變化、海洋酸化等並列為全球性重大環境問題。微塑料對生態系統和人體健康的影響如何?王菊英說,目前還在研究中,「但我個人認為,其潛在影響不容小視。微塑料的粒徑小於5毫米,還可以繼續分解成更小的顆粒,對人體健康的影響需要引起大家關注。」

王菊英說,我國近期發佈實施的《農業農村污染治理攻堅戰行動》,明確提出了地膜回收要求,就是希望從源頭上防止陸源塑料垃圾入海。「還要加大對社會各方參与垃圾分類的支持力度,加強塑料垃圾的回收和資源化利用;提升公眾意識,轉變消費習慣,減少一次性塑料製品的使用等。」

易蘭說,企業應付起社會責任,承諾立即減少並最終逐步淘汰一次性的塑料包裝和物品;重新設計產品和包裝,通過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投資解決方案等方式從源頭減少使用一次性塑料製品。同時,政府應儘快推行生產者延伸責任制度,要求企業承擔相應的環境成本,從源頭設計環境友好產品;推行包裝押金制,推動商家與消費者配合實現資源妥善回收利用,並確保企業根據法律規範,執行可持續性的替代方案。

不只是海洋和天空,人體內也同樣發現了微塑料。奧地利的一項研究確認,人體內發現了多達9種不同種類的微塑料。近年來,研究者們相繼在牡蠣、貽貝和魚類等食物中,飲用水、海鹽甚至蜂蜜中都發現了微塑料。以全球平均食鹽攝入量計算,一個成年人每天攝入10.06克的鹽或等量替代品,那麼一個成年人一年約攝入2000個微塑料。易蘭是一家知名環保組織的塑料污染項目經理,曾參与食鹽微塑料調查。她說:「我們所呼吸的空氣、飲用的水、所吃的食物中都有微塑料的身影,它早已無處不在。」

那該如何減少微塑料對食物鏈、環境等的影響?據統計,海洋中80%的塑料碎片來自陸源污染,進入到海洋的塑料有94%最後沉降到海床,海面上漂浮可見的塑料僅是海洋中塑料污染的冰山一角。因此,打撈飄浮在海面的或是清除海灘上的塑料垃圾,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微塑料污染,從源頭上減少塑料的生產和使用,防止陸地上的塑料垃圾進入海洋才是微塑料問題的根本解決之道。

今日关键词:国际油价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