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乐于把自己的经历和成就打上杭州标签-宝宝被蚊子咬了怎么办-利比亚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广告资讯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发展-马云乐于把自己的经历和成就打上杭州标签

周琦不敢出门见人

此時的阿里巴巴,只有18名員工、50萬元固定資產,公司還設在湖畔花園風荷園16幢1單元202室。

圖片來源:攝圖網如此種種,無疑讓人羡慕。而更多的城市也開始反思,為什麼出不了馬雲?阿里為什麼誕生在杭州?

如今又過了十年,截至美國股市當地時間2019年9月9日收盤,阿里巴巴市值達到4629億美元。

概括起來,在企業的起步階段,包容性很重要,而到了發展壯大的階段,杭州還有一句話——「我負責陽光雨露,你負責茁壯成長,讓你有更好的營商環境,幫助你茁壯成長。」周江勇說。

在阿里巴巴誕生之前,「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是杭州最廣為人知的名片。農業時代,京杭大運河讓杭州從一個濱海小邑,變身「水居江海之會,陸介兩浙之間」的經濟都會;進入工業時代,杭州為發展旅游業等第三產業,一度限制重工業,商業比不上溫州,進出口主場則在寧波,城市發展因此經歷低谷。

沒有人會否認,杭州這座城市早已打上深深的阿里「烙印」。

也因此帶來了對人才的巨大吸引力。2016年開始,杭州人才凈流入率在全國城市中穩居第一,並在2017年成為海外人才凈流入率最高的中國城市。

圖片來源:杭州電視台綜合頻道微博

同一天,杭州也收到了一封感謝信,「謝謝你,杭州,讀懂我們最初的夢想」,落款是全體阿里人。

而據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測算,2018年,阿里巴巴中國零售平台創造4082萬個就業機會,同比增長10.89%。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城叔以為,儘管不會有第二個馬雲,也無法複製一個阿里,但有些東西,是可以學的,出現下一個「杭州」不是不可能。

當初之所以選擇杭州,其實頗有些「實屬無奈」的意思。

生於此、長於斯,馬雲樂於把自己的經歷和成就打上杭州標籤,「沒有杭州,就沒有馬雲,也就不會有阿里巴巴」,簡單直白。

而這位地方主政者,也在用實際行動支持着阿里——坐地鐵刷支付寶,是他最小的一筆支出。

9月10日教師節,在杭州奧體中心舉辦的阿里巴巴集團20周年年會上,馬雲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職位,由現任集團CEO張勇(逍遙子)接任阿里董事長。

1999年9月,浙江省委主要領導與時任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走進了馬雲湖畔花園的家中。在被「希望公司未來做到多大」時,馬雲說,「希望是一家市值五億到五十億美元的公司。」

馬雲後來在與雅虎創始人楊致遠的一次對話中,曾對此總結說:「北京喜歡國有企業,上海喜歡外資企業,在北京上海我們什麼都不是,要是回杭州,我們就是當地的『獨生子女』。」

當時馬雲有一個夢想,就是要讓阿里巴巴在10年內成為市值50億元的大企業。那時極少有人相信他,但浙江和杭州相信了他。10年後,阿里巴巴一躍而成為市值幾百億美元的世界級大企業,馬雲的夢想也成為現實。

相互成就

在杭州打車,如果去餘杭一帶,司機很可能會隨口問上一句:「去阿里?」

2009年9月,王國平在出席第六屆網商大會時特別提到這段往事,

「 杭州最大的人和,我感到就是讓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找到最佳的結合點。」

短短20年間,馬雲創建的阿里巴巴不僅成長為中國最值錢的公司之一,也改變了杭州這座孕育它的城市。

似乎沒有哪個企業與哪座城市,能像阿里和杭州這般,彼此需要,相互成就。多年來,無數人都在追問,「杭州為什麼能夠誕生阿里巴巴?」而更多的城市,則希望破譯背後的「密碼」。

2016年,G20峰會在杭州舉行。在一段面向海外社交媒體的宣傳視頻中,馬雲以杭州西溪濕地為背景,用英文曆數杭州的「好」。「這座城市已經成為創意(靈感)中心、創新中心和新經濟中心。」馬雲在視頻中如此說道。

而杭州所在的浙江正是一個中小企業特別發達的省份,需求自然也就格外強烈——1998年,浙江68萬家工業企業中,中小企業佔99.8%,產值佔79.2%。因此,馬雲也恰逢其時地給阿里巴巴設定了方向——為浙江乃至全球的中小企業創造最大的網上專業市場。

與此同時,杭州的城市排名也「健步如飛」。比如,在中國社科院和聯合國人居署共同發佈的全球城市競爭力排名中, 2015-2016年,杭州全球排名139;到了2017-2018,杭州排名已升至第74名。

阿里巴巴的離職員工,會被親切地稱為「阿里校友」。據初橙資本統計,2018阿里校友創業黃埔榜有超過834家公司上榜,其中近一半阿里系創業項目紮根杭州。截至今年2月底,杭州獨角獸企業已達30家,准獨角獸138家,其中不少都是阿里系或與阿里巴巴數字生態緊密相關的企業。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000681,股吧)

2018年,杭州GDP為1.35萬億元。官方統計數據顯示,這一年杭州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3356億元,增長15.0%,佔GDP比重24.8%。目前,全國超1/3綜合性電子商務網站和專業網站都集聚於此。

不只有國際性會議和賽事在幫杭州提升「流量」。近些年,隨着湖畔大學、西湖大學、雲棲大會等相繼落地,杭州頻頻登上媒體頭條,曝光度大大增加。

馬雲最後一天上班,阿里濱江園區堪比追星現場

記者 | 劉艷美 余蕊均 編輯 |  鄭直 杜恆峰 肖勇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9月7日,在被授予「功勛杭州人」儀式現場,馬雲言辭懇切地說:「沒有杭州,就沒有馬雲,也就不會有阿里巴巴。」

時至今日,美國前總統尼克鬆口中那個「美麗的西湖,破爛的城市」,早已蛻變為中國數字經濟高地、全球電子商務之都。這與阿里巴巴這張「新名片」的貢獻顯然密不可分。

2018年初,BBC在一篇名為《杭州與阿里巴巴效應》的報道中,將杭州譽為「亞洲硅谷」。文中寫道:「誕生在杭州的阿里巴巴,是一家改變中國的獨特企業,在世界上難尋第二。」

這裡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

當然,阿里巴巴對杭州的經濟貢獻,顯然不止這麼簡單,更重要的重塑產業結構。

杭州是土壤,阿里是禾苗。從不吝表揚杭州的馬雲直言,他最為杭州驕傲的,是它的遠見,是這座城市對未來、對創新、對夢想的態度。

阿里烙印

“最佳结合点”

四天前,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代表市委、市政府向馬雲授予「功勛杭州人」稱號,城叔檢索了一下,公開報道中,這一榮譽有且僅有馬雲。

隨着阿里帝國不斷壯大,馬雲不僅將「杭州佬」這個頭銜排在自己的名片最前面,也在各個重要場合充當起杭州「代言人」。

儘管馬雲此前已明確表示,不當董事長不等於退休,作為一個「閑不住的人」,未來肯定仍會有不少公開活動。但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上,互聯網大佬的流量屬性再度爆發,微博上#最後一天上班的馬雲# 話題閱讀量達到了4.1億。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2018年,在雅加達亞運會閉幕式上,馬雲又以市民代表身份,在「杭州8分鐘」最後,向全亞洲發出邀請:「大家好!我是馬雲,中國杭州是一座美麗迷人的城市,也是我的家鄉,2022我會在杭州等你。」

對於這個問題,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日前在央視《對話》節目中表示,任何一個企業,在一個地方的孕育、成長和發展,都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綜合集成。除互聯網浪潮、獨特的人文環境等因素外,

正如那個講過無數次的故事——在北京發展過黃頁,在上海設立過總部,甚至連美國都有考慮,但只有杭州,讓馬雲和他的阿里巴巴留了下來。是阿里巴巴改變了杭州,也是杭州成就了阿里巴巴。

所謂時勢造英雄。1999年,馬雲創辦阿里巴巴之時,中國正處於加入WTO前夜,在日益密切的對外經貿往來中,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開始尋找開放商機。

2019財年(注:阿里巴巴財年從每年4月1日開始,至第二年3月31日結束),阿里巴巴實現營收3768.44億元,同比增長51%;與此同時,2018年全年納稅516億元,同比增長超過40%。

周江勇坦言,阿里在杭州剛起步時,很多業態和發展方向都面臨著「不是很理解」的狀況,「但杭州的土壤非常包容,我們用的一句話叫,『將信將疑地堅定支持』。」

今日关键词:中秋节